(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



/

紅心辣椒投下2016第一震撼彈

全球數千萬玩家期待手遊鉅作 即將襲台台中 火鍋推薦

今(18)日宣布取得超強遊戲續作

《Buddy Rush2》手遊 台港澳代理權

國內休閒遊戲龍頭廠商-紅心辣椒,繼日前取得海賊冒險休閒手機遊戲《刮刮海盜》後,今(18)日宣布韓國遊戲大廠Company 100, Inc旗下超強夥伴冒險可愛休閒手機遊戲《Buddy Rush2》,預計將於近期推出。紅心辣椒表示,《Buddy Rush2》為全球擁有上千萬玩家的《Buddy Rush》續作,承襲一代可愛逗趣的遊戲畫風、精彩冒險的遊戲劇情及豐富的遊戲社交系統,在《Buddy Rush2》中更增加全新的遊戲系統及龐大的任務關卡,更能讓玩家感受不同以往的休閒遊戲體驗。

紅心辣椒成立以來,領先業界率先投入運動遊戲藍海,更以創意的行銷模式,結合實體與虛擬活動,穩坐休閒遊戲龍頭的寶座。繼日前取得瘋迷日本可愛休閒手機遊戲《刮刮海盜》後,今(18)日更宣布取得數千萬玩家喜愛的超強人氣休閒遊戲續作《Buddy Rush2》,紅心辣椒透漏,目前遊戲已進入最後內部測試調整階段,預計近期推出與玩家見面。

由韓國知名大廠Company 100, Inc所打造的可愛風格的夥伴冒險角色扮演遊戲《Buddy Rush》,以跨平台的遊戲設計,多元趣味的遊戲內容,加上可愛逗趣的遊戲畫風,深受全球玩家的喜愛,至今已吸引超過上千萬名玩家加入,堪稱為第一名的社交夥伴遊戲。而《Buddy Rush2》承襲一代KUSO可愛的3D畫風,以守護「奧秘石」與打敗「艾絲琳」大魔王為最終目的的冒險之旅,另於《Buddy Rush2》遊戲中更新增了全新PVP遊戲系統及龐大的任務關卡,每個劇情關卡章節都將會有新的故事發生,玩家可與好友們共同譜出不同的精采劇情;此外,可愛又逗趣的炫麗劇情動畫將於戰鬥中完美呈現,更能讓玩家彷彿置身逗趣的童話世界中,體驗不同的休閒樂趣。

Company 100, Inc CEO 金鎮天開心的表示:「《Buddy Rush》在全球是相當受到玩家喜愛的遊戲,而《Buddy Rush2》是我們第一款嘗試以FB社交遊戲轉移至手持行動裝置平台的休閒遊戲,遊戲中轉移所有原《Buddy Rush》的特色及系統,為豐富產品的多元性,在《Buddy Rush2》中,我們更嘗試加入了更多全新的遊戲系統,就是希望能讓所有玩家更能隨時隨地就可享受最開心最逗趣的遊戲樂趣。而台灣遊戲市場是我們相當重視的市場,也是我們 《Buddy Rush2》海外第一站的最佳首選,在台灣,我們相當開心能與台灣休閒遊戲龍頭廠商紅心辣椒合作,他們過去經營的休閒遊戲,在台灣市場創下多項亮眼成績,期盼藉由紅心辣椒專業的營運能力、創新的行銷策略及服務玩家的熱忱,帶領遊戲進入全新的高峰。此外,透過這次的合作,紅心辣椒也給予我們相當多開發上的建議,讓《Buddy Rush2》更加多元豐富,《Buddy Rush2》日前(1/7)才剛於韓國OB,在韓國市場的反應也相當不錯,我們也相信遊戲在台灣上市後,更能符合台灣市場需求,讓台灣玩家都為之瘋狂。」

可愛風格的夥伴冒險角色扮演遊戲《Buddy Rush》,以跨平台的遊戲設計,多元趣味的遊戲內容,加上可愛逗趣的遊戲畫風,深受全球玩家的喜愛

每個劇情關卡章節都將會有新的故事發生,玩家可與好友們共同譜出不同的精采劇情

紅心辣椒董事長鄧潤澤表示:「紅心辣椒深耕遊戲市場多年,致力於提倡健康休閒新生活,讓遊戲與日常生活結合,提供玩家隨手可得健康休閒的遊戲樂趣。今天相當開心與Company 100, Inc攜手合作,取得旗下期待度超高的趣味手持行動裝置遊戲鉅作《Buddy Rush2》台、港、澳營運代理權。Company 100, Inc集結遊戲業界資深技術及行銷菁英,擁有卓越的研發能力,所開發的《Buddy Rush》以跨平台技術就瘋迷全球,讓我們對Company 100, Inc 更加有信心。而《Buddy Rush2》擁有《Buddy Rush》的遊戲內容及特色,又有可愛漫畫的遊戲畫風,加上挾帶數千萬玩家的期待度,相信在台灣上市後,勢必將會在遊戲市場投下一顆全新可愛震撼彈,再創休閒運動類型遊戲全新的里程碑。」

/

承襲一代KUSO可愛的3D畫風,以守護「奧秘石」與打敗「艾絲琳」大魔王為最終目的的冒險之旅

南投 火鍋料宅配

《NiceGame》遊戲中心 營運團隊 敬上

麻辣火鍋 雲林2016-01-19



同系有幾個陸生,他們平常跟我們一同上課,態度都很客氣,有的時候他們會舉辦一些聚會,也會找我們幾個比較相熟的台灣學生一同前往。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89561879560-0'); });



「熱鬧嘛!來這裡人生地不熟的,也不想整天跟陸生們老混在一起抱團取暖。」一位來自南京的朋友這麼說「雖然學校有陸生會這樣的組織,但是活動太多了其實有點勉強,來這裡主要是要認識台灣人民的風土民情,跟認識在地的朋友,不然幾年下來,最熟的還是大陸人,沒幾個真誠的台灣朋友,怎麼想都不算是來了這一遭。」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看見台灣民間活力這樣的感嘆,同樣出在一位從上海來的朋友,我們是在一次冬天吃火鍋的時候認識的,那次記得是天太冷,我跟南京同學約好吃火鍋,他說兩個人吃單調,且吃完還能找人續攤玩桌遊,於是乎就拉了另外一個上海的同學跟一位香港朋友,在餐桌上,上海朋友跟我因為發現我們對於紀錄片都很有興趣,於是聊了起來,發現很是投機。「我在北京讀書的時候,也常找國外的紀錄片視頻來看,近幾年發現台灣的紀錄片結合社運議題、環境保護、外籍配偶與移工,這種雨後春筍勃發的生命力,讓影像除了傳達真實之外,更能夠促使人們反思,看見自己與土地、社會的關連,進而思考自己能做些什麼實際行動,來改變世界。」不過,他話鋒一轉,開始批評大陸對於影像、言論的管制「我們很多探討,只能停留在理論層面,或者更進一步去批判社會亂象,環境汙染、貪官汙吏、勞動權利、房價問題等等,只看結果是不行的,劍尖如果指不到問題的核心,沒辦法從結構面出發思考,那麼問題永遠存在,社會的坑坑疤疤始終會卡在哪裡。」我好奇的問:「所以,來台灣讓你看到了什麼?或者說為什麼想來這裡?你希望帶些什麼回去?」文化裡的細膩溫柔他說,來台灣讓他看到民間力量的強大,一個「強社會、弱政府」的結構,雖然台灣的民主制度與實踐經驗是遠遠比不上歐美國家,而且人民的水準素質也還沒有全面跟上,一個不注意就有流變成民粹主義氾濫的危險,但是台灣的人情味跟民間社會仍然存在著一種中華文化的溫良恭儉讓,維持著社會不往極端走。「我知道,溫良恭儉讓聽起來有種反諷意味,你們可能也會為動輒給你們套上中華文化的大帽子而有所反感,可是就我們身為大陸人的角度看來,台灣的獨特之處也就在於此,因為這些根基於文化傳統裡面的細膩與溫柔,讓台灣這座島嶼成了獨一無二的存在。」跟大陸同學聊到台灣,多數是充滿好感的。除卻交換生短暫的一學期,很多會容易停留在表面文章,看看所謂的人情味,小清新,或者是所謂的最美的風景,蜻蜓點水式的,徐志摩般的悄悄的來,悄悄的走。大部分的學位生在台灣一待就是至少兩年起跳(碩士),學士生要四年,博士生更是不知道要幾年了。我認識的這些學位生中。對於台灣的好感不是只停留在幻想與憧憬,更多是來自於他們真真實實的生活在這裡,與這裡產生緊密的生活連結。在這裡談感情,交朋友,感受社會真實脈動,這其中也包含了,台灣社會平時對他們「個體」抱著遠來是客的招呼,但一當兩岸政治風吹草動之時,這些陸生馬上就變成了箭靶與祭品。陸生在夾縫中的兩面不是人,要說有多少好感,都必須回到最現實的利益計算上,沒有人喜歡在有敵意的環境裡面生存,久而久之,那些初來乍到的溫暖與好感,很自然的會被消耗殆盡,轉變成嚴重的負面情緒,甚至認為台灣「果然是鬼島」,此地不宜久留。匪諜稱呼多麼傷人前陣子在媒體上掀起巨大波瀾的「陸生共諜案」,在臉書上造成一連串「洗板」的現象,在一整片「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保密防諜、人人有責」以及相關的那個久遠年代的老舊照片「刷屏」當中,我意外地發現,會拿這些圖文、字句來嘲諷調侃的,不只是注意到相關新聞的台灣同學,更有許多,是來自於大陸的同學。我觀察了臉書上的陸生朋友,以及他們的朋友的朋友,相關言論在我眼中刺辣辣的,閱讀的時候特別覺得心酸,但因為此事與我的朋友們相關,我不得不耐著性子去了解。雖然其中很多關於自我嘲諷、誇張用語。比如說對於自己在台灣多年的檢討,認為「對不起祖國,沒有發展出下線」、「沒有獲得情報,統戰工作必須重新檢討」「我都想娶台灣妹子了,歸化行不行?」等等。但更多的是來自於一種更期待台灣好的深深檢討。我看到許多言論,是從根本上覺得台灣欠缺知陸派,即便客觀上對於中國充滿反感與恐懼,但在實際行動上卻付之闕如,縱使有相關科系與學者、青年學生專門研究中國大陸,但相較於大陸對台灣的研究,簡直九牛一毛,杯水車薪。而這樣的長期缺乏正確的對中國的認識,就造成了明明這個近鄰如此強大崛起,台灣卻還是一如井底之蛙般看大陸,看世界,欠缺國際觀,有什麼風吹草動就隨著政黨與媒體起舞。一名北京大學政治系畢業來台灣念碩士的同學說「我們其實很喜歡、很同情台灣的,其實作為三民主義模範省,作為中華民國法統存在,只要不搞台獨,台灣的民主終將引領大陸發展,如今經濟上兩方也能互補以及給台灣拉抬,可惜的是被建構出來的民族情緒拉著走,就算要跟大陸鬥也沒本事,如此不事生產,到底有什麼本錢站上談判桌?」比台灣人還愛台灣另一位復旦大學的朋友對此表示「把我們這些年輕一代知台派得罪了有什麼用?折辱我們這些現在無權無勢的人,到底能讓台灣民間面向大陸挫折的情緒爽到哪裡去?台灣只求對內用民族情緒團結,卻不知爭取朋友,運用統戰策略展開雙手善待陸生,贏取民心,豈能不敗?」我看著這些言論,不免心驚,也對目前台灣我自己這年輕一代的情況感到擔憂。這些對台灣仍是抱著期待的陸生,是我們真正的諍友,是時候該停止妖魔化他們,而好好反省自己的時候了。「要我說,我可能比很多台灣人還愛台灣,因為愛,所以我們說心底話,只希望灣灣更好!」一位來自浙江的女同學這麼說,我相信,這是她的肺腑之言,但又有多少人真的能聽進去呢!?(旺報) var _c = new Date().getTime(); document.write('');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桃園年菜外帶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mobile-inread', 'mobile-inread');

});

}







最近,關於『房價』『限購』的話題又熱了起來,在『逃離北上廣』問題上也出現了更多爭論。

根據青年公社報導,一篇來自自媒體帳號『小萬工』的文章在小編的朋友圈刷屏,分享、轉發者大多是來自北上廣等飽受『房價』『逃離』困台東中秋烤肉食材擾的年輕一代。

文章閱讀量已達10萬+,點讚6106次,作者是小萬工,想必你們都已經看過了她的文字。篇幅稍長,讀完或許能解答一些疑惑,我們評論區裡見。

我和我的丈夫都是從湖北五線小縣城考到TOP2的,他北大物理,我清華建築。

我目前在北京頂尖開發商負責高端住宅;他在北京頂尖高中分校區做高中老師,物理學科帶頭人。我們本科畢業留京至今九年,期間搬了六次家,最近的這第七次,正在打包準備搬回武漢。

近來看到我的朋友圈被好多『清華畢業生買不起學區房逃離回二線』的文章刷屏,文章裡充斥著疑問、遺憾和不滿,讓我特別想記錄一下我們這些年的故事,同樣關於房子但畫風截然不同的故事。

我們雖然九年搬家六次,但其實每次搬家都是歡歡喜喜的。

08年畢業,我從清華紫荊公寓搬到順義的新員工宿舍。公司在朝陽區,離宿舍有1個半小時車程。剛畢業薪俸微薄,租不起附近的房子,真的很感恩公司提供宿舍。每月4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不到的房租,朝北的小單間,從學校四人間搬到個人的小單間,反而覺得人均居住面積顯著提升。

期間印象最深是,父母帶著他們的母親一起來北京玩。當時是夏天,父親執意不肯住賓館,我們一家人就在我的小單間裡打地鋪,兩位奶奶睡在床上,我和父母睡在地上。

父母看到我的狀況有些心疼—畢竟獨生女,在五線小城雖然家境工薪,也是住著大房子,讀了那麼多書,來了北京反而生活質量這麼低。

我安慰他們說,我很喜歡我在北京的工作,同事優秀,領導也很好,而且我一個人睡不了兩張床,小單間正好。在這個小單間裡,我做完了自己負責的第一個郊區小盤,那時北京房價剛開始起飛,400套房子一天售罄。

第二次搬家是一年後,我和當時還在北大念碩士的男友結婚。為了他念書方便,我們搬到萬柳—租了個小一居。房東是一對老北京夫婦,聽說我們是租來做婚房的,特地粉刷了牆面,綠色的門窗、水磨石的地板都擦得屋明幾淨。貼上喜字,我們在親友的見證下辦了盛大而簡樸的教會婚禮,特幸福的裸婚。

真的是裸婚,我用那個季度的獎金交完租金和婚禮費用,手頭就只剩兩千塊錢。但是特別幸福,我倆十二歲相識,中學六年同班,大學六年戀愛,終於能和自己最愛的人結婚,真是有情飲水飽的感覺。

萬柳離我們的大學都很近,新婚燕爾,懶得開火就騎車去學校吃飯,周末在未名湖旁邊散步,去紫操踢球,雖然住的簡單,但回憶起來都是甜蜜。那時我每天上班都路過當時單價2萬的萬泉新新家園,也曾經酸酸地想過自己是不是有一天能住上這麼好的小區,但是於當時的我們,這已是天文數字。所以對於房子也只是想想,有衣有食有相愛的人同住,就很知足。

住萬柳那年,北京土地市場還很活躍,負責一個郊區大盤之餘,我做了30多個拿地專案,沒日沒夜的加班,終於通過投標拿到了自己經手的第一塊土地。

第三次搬家是在婚後兩年,我懷孕了,他也快要畢業,考慮到萬柳離我上班的地方太遠,而且有了孩子不夠住,我們租了一個朝陽區公司附近的兩居。期間,我發現單位的集體戶口孩子無法落戶,才把買房提上日程。

2010年房價已經飛漲,我們快速的在公司當時所有的樓盤中挑了一個唯一能買的起的五環外小兩居(特別巧就是我之前投標獲取的那個專案)。首付30萬,雙方父母各支援了一部分,交完了首付和各種手續費,卡裡什麼錢都沒有了,當時都有點擔心下個月工資發了夠不夠生娃產檢的費用。

我們在租的團結湖小兩居裡迎來了自己第一個寶寶。雙方父母都未退休,我姨來幫我看孩子,她女兒大學畢業,我邀請表妹來北京找工作,住我們家。期間,我的好朋友被房東趕了出來,一時找不到房子,我又讓她先住我們家。所以這個團結湖50平方公尺的小兩居,最多的時候住過6個人,鬧哄哄地很擁擠,以至於我媽都說我這時候要孩子不是好時機,應該等房子妥當再要。

但是我每天下班騎車回家看到可愛寶寶的時候都覺得特別幸福,只要是因愛而生的孩子,其實不拘在什麼房子裡,也無所謂什麼好時機。就在這個團結湖的六人間裡,我完成了我司第一個20萬平方公尺的大型商業綜合體專案,由於公司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人接手,直到孩子生產前一天我都在工作。

孩子一歲多斷奶,我們終於搬到了屬於自己的五環外小房裡,從租住的老破小搬到自家的遠小新,看到整潔乾淨的衛生間和廚房,居住幸福感爆棚,孩子和老人也都很開心。






81E69A22846E08FF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rkxn27gy7 的頭像
kirkxn27gy7

好康資訊情報

kirkxn27gy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